深谭丨泄漏病毒栽赃陷害美国故技重施

手握演习“剧本”的美国,为何仍会“引火烧身”,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军运会上,美国派出的,到底是士兵,还是病毒?8名生物学专家离奇死亡和美国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2001年10月2日凌晨,一名叫做罗伯特·史蒂文斯的记者被送往佛罗里达州的医院。

在这之前,他已经高烧多日,有些神志不清。传染病专家在检查史蒂文斯的脑脊液时发现,他感染了炭疽病菌。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就这一病例召开发布会,他表示,史蒂文斯在生病前曾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树林里徒步旅行,并喝过小溪里的水。这只是一个孤立的案例,美国民众不需要为此担心。

但他的话音刚落,史蒂文斯的一名同事,也被诊断感染了炭疽病菌。病例,并不局限于佛罗里达州,很快,纽约等地也相继出现了炭疽病菌感染病例。

炭疽病菌,是通过什么传播的呢?专家们毫无头绪,直到两名新增感染者的出现——华盛顿特区一家邮件分拣中心的两名邮递员也被检测出感染了炭疽病菌。

CDC在对多家媒体机构的信件进行筛查之后,发现了两封带有炭疽病菌的匿名信。它们都被装在贴了34美分邮票的信封里,信封上盖着新泽西州的邮戳,右上角有一只鹰的图案。

当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之后,第一时间他们就认定,这是——信纸上清楚地影印着,“美国去死!”

FBI,开始介入调查。这一查,把美国人吓了一跳,有两封信件被检测出了炭疽病菌,而这两封信的收件人分别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莱希。

那一天,美国参众两院被迫关闭,白宫的邮件投递被停止,就连最高法院的官们,都被迫离开。

要知道,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刚刚经历了“9·11”事件,“9·11”事件未平,信件投毒事情又起,脸上无光的FBI,发起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调查。

一名叫做朱迪思·米勒的记者在自己的新书《细菌:生物武器与美国的秘密战争》中提到,伊拉克可能是凶手。

三天后,有记者在《》上写道,“萨达姆和他那该死的虫子必须离开。”

一周后,又有消息人士告诉,专家在寄给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的污染信件中发现了一种添加剂,而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能生产这种添加剂,其中一个,是伊拉克。

到10月29日,的“可靠和独立的消息来源”增加到了4个,其中有一个是伊拉克“叛徒”。

很快,伊拉克就成了众矢之的。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警告伊拉克,如果伊拉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吓其他国家,那伊拉克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个猜测通过舆论的发酵变成了伊拉克身上甩不掉的标签。朱迪思·米勒,为何能一呼百应?谭主搜索她的相关信息后发现,这似乎是一场设计好的“定罪”活动。

四个月前,美国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举行了一场名为“黑暗冬季”的生物战争模拟演练。

演习的内容,是从2002年12月开始在美国投放病毒,要命的是,由于没有相应的应急预案和足够的疫苗,演习的结果是,几周之内,美国有上百万人丧生。

剧情的设定中,虚拟的电视公司向美国民众宣布,“尽管没有极端组织宣布对此次事件负责,但美国有关方面已经从一名伊拉克‘叛逃者’嘴里得知,伊拉克向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提供了相关技术,以发动此次袭击。”

一般来说,这种投毒的设定,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背景信息。但美国在此次演习中,却很明确地设立了“敌人”一角。

这些敌人将病毒附在信中,寄往多处。就连美国国务卿,都被感染。他们还在信中威胁道,“马上会发动炭疽攻击。”

这一幕是不是有些眼熟?这次演习的推进和现实中的发展过程高度相似,可谓是相当巧合。更为巧合的是,参与这次演习的人中,赫然就有朱迪思·米勒。

一场生物武器袭击的演习,专门邀请一位记者参加,显然不是组织方随意之举,这其中的用意不得不让人怀疑。

我们再回到现实,随着伊拉克相关的“有罪推定”报道不断发酵,小布什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了要发动对伊拉克进行“反恐”战争的观点。这一战争最终于2003年3月20日打响。它的直接导火索,仍旧和朱迪思·米勒有关。

2002年9月7日,朱迪思·米勒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和“美国情报专家”的消息称,美国截获了伊拉克用来制造核武器的金属管。她还声称,美国政府官员注意到,伊拉克近几个月“正在全球范围内采购核原料来制造”。

伊拉克战争打响后,朱迪思·米勒又发布了一篇报道,声称已经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实际情况如何,大家都一清二楚。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和朱迪思·米勒一起合写报道的人,叫做迈克尔·戈登。新冠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虚假报道,他是作者之一。

生物武器袭击、高官被感染、基地组织、伊拉克、叛徒、记者,至此,“黑暗冬季”的所有元素,在现实中,都真实上演。

在以朱迪思·米勒为首的媒体人报道的冲刷中,仇恨与愤怒,多过理性与思考,以至于很少人注意到,FBI的调查显示,信上的炭疽病菌,有独有的编号——“RMR-1029”。

RMR-1029,对应的是德特里克堡里的一个器皿,它里边储藏的,是一种叫做“艾姆斯”的炭疽菌株。

这一菌株最初是从得克萨斯州的一头牛身上分离出来的,随后被送往德特里克堡进行研究与开发,后来,这一菌株被分发给至少15个美国境内的生物实验室与6个海外研究部门,用反恐专家的话说,“这是美国本土的产物。”

在进行了前期调查后,FBI圈定了嫌疑人的范围:一名成年男子,他所从事的工作几乎不需要和公众或其他同事接触,可能供职于实验室,习惯与高度危险的物质打交道,且有着一定程度的科学背景。

但这样的范围太过于宽泛,FBI的调查迟迟没有进展,压力之下,FBI将目光放在了一名叫做史蒂文·哈特菲尔的生物武器专家身上。

原因,是他曾经写过一份关于发动炭疽邮件袭击可能性的报告。FBI在第一时间发起了对史蒂文·哈特菲尔的监控。但两年过去,FBI一无所获,哈特菲尔,不是凶手。

在投入了“60万小时的调查工作”和“超过1万名证人的面谈”后,案件毫无进展。调查,似乎要推倒重来。FBI把目光,锁定在此前从未怀疑过的布鲁斯·埃文斯身上,他是“RMR-1029”的第一负责人,也是德特里克堡最为权威的炭疽专家。

上世纪90年代,出于防护需要,美军要研究新一代的炭疽疫苗,而埃文斯,正是研究人员之一。他当时就职于德堡内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

正当埃文斯研究进入关键时期,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没钱了。相比于资金的捉襟见肘,更让埃文斯失望的,是美国政府对新一代炭疽疫苗重视程度的下滑。

他在2000年6月28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很明显,政府正在准备停止这一项目,我们可能会被解雇。”

长期的沮丧和焦虑,也让埃文斯有了一种“寻求报复的冲动”。种种信息,都让FBI判定,埃文斯极度偏执。

更为重要的是,埃文斯也没有“不在场证明”——炭疽攻击的前两个月,埃文斯深夜独自待在实验室的时间,比过去一年加起来都多。

2008年7月27日,得知自己即将被捕的埃文斯服用大量止痛药自杀。一个月后,FBI宣布埃文斯为炭疽攻击案唯一嫌疑犯。

事实上,伊拉克有没有生物武器,FBI很清楚。当民众回归理性,谎言,无法被掩盖,所以,FBI的调查,不得不继续。

而埃文斯死后,FBI不需要再去解释这些蹊跷之处,对于他们来说,案件到了这儿,画上了一个句号。

攻击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迅速给出了回应,推出了“生物盾牌计划”。该计划资助多个实验室研发对抗炭疽和其他“威胁因素”的疫苗或解毒剂。

《科学美国人》也曾提到,炭疽攻击事件,引发了美国政府对打击生物的重视,当年,相关的研究资金高达410亿美元。

埃文斯事件,又让美国政府有理由加大对生物实验室的投入——对于美国政府来说,一举多得。

美国国家科学院委员会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培育炭疽病菌所需的时间是8000多个小时,尽管埃文斯曾多日在实验室中过夜,但他也不可能在同事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准备好炭疽病菌。

谁也没有想到,案件的关键线索,会出自一份英国记者迈克尔·史密斯披露的秘密文件。

这份名叫“唐宁街备忘录”的绝密文件显示,小布什政府很早就在制订和审议一项计划,让入侵伊拉克的理由变得“合法”。

这项计划的核心,是用炭疽袭击,证明伊拉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支持。

代入美国政府的角色,谭主重新梳理了那一场炭疽攻击案,背后的复杂程度,远超谭主的想象。

美国监督机构“司法观察”的调查报告显示,在第一例炭疽攻击病例被发现前一个月,白宫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服用一种叫做“环丙沙星”的强效抗生素,它的作用之一,是炭疽病菌的预防与治疗。

而当这件事已经众人皆知时,10月15日,华盛顿一家专门报道国会山立法和政治活动的报纸《点名》在其头条中写道,“国会山面临炭疽病菌威胁。”

当天傍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的助手,打开了一封带有两克炭疽芽孢杆菌孢子的信件。第二天,FBI在一个被扣押的邮袋里,发现了还未打开的寄给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莱希的炭疽信件。

为什么是这两个人,谭主搜索了那一个月中,有关他们二人的报道。发现他们在共同反对一项法案:《美国爱国者法案》。

这一法案延伸了的定义,美国政府的很多行为,不再受许多司法程序的约束。

汤姆·达施勒和帕特里克·莱希都认为,这一法案赋予了行政部门前所未有的权力,相应的,他们都提出了反对意见。

早在9月25日,小布什和切尼就公开表示,为了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确保执法人员拥有必要的工具。法案,必须要在10月5日之前通过。

汤姆·达施勒和帕特里克·莱希,一度顶住了压力。但与此同时,另一种情绪,开始在美国社会蔓延——对生物攻击的恐惧。

“9·11”事件仅仅三天后,时任美国副总统切尼就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表示,美国很有可能遭受下一次袭击,形式可能是生物攻击。

不久后,《》也发出警告,炭疽病菌是威胁之一。与此同时,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临时开始播放一部系列剧,剧情,涉及使用炭疽病菌对美国进行有计划的。

整个美国社会,都笼罩在对炭疽袭击的恐惧之中。当炭疽攻击事件真正发生后,汤姆·达施勒和帕特里克·莱希,再也无法阻挡这种愤怒的情绪。

十天后,参议院以98票对1票通过了《美国爱国者法案》。第二天,小布什总统将其签署为法律。

要知道,早在事件爆发的第二天,小布什就曾会见国会领导人,要求国会通过一项决议。尽管汤姆·达施勒原则上同意,但当他拿到了这项决议时,还是对决议的广度感到吃惊。

它给美国总统开了一扇门,让其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打击他认为有能力发动袭击的人。

这明显超出了总统的权力范畴。但支持者,都在用同一个理由回击——现在的美国,处于战时状态。

面对这种说辞,乔治城大学的法学教授尼尔·卡特亚尔就表示,这会导致权力的滥用。

种种事情的起因,在2000年。那年9月,一个名为“新美国世纪计划”的新保守主义智库,发表了一份名为《重建美国防御》的报告。

这份报告的起草人,几乎都是美国新一届政府的高官。与其说这是一份智库报告,不如说这是一份“施政方针”。报告的主题,是建立美国治下的世界秩序,所有其他国家都应该屈服于美国的领导和意志。

目标,很清晰。手段,也很直接——加强对中东石油的控制,以油治欧、以油治亚。

在这份报告中,提到了四次“联合国”,其中有三次,都是否定和轻蔑的。“安全”一词,被提及94次,但“安全理事会”一次也没有出现,同样,“国际法”一词,也没有被提及。美国的真实想法,早已显露。

多年之后,有研究人员重新评估了炭疽攻击事件,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行动的一部分,有效地煽动了公众舆论,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以明显虚假的借口发动了战争”。

历史的时针回拨到2012年9月25日,大连。天气预报中的阵雨没有如期而至,大连港风平浪静,秋阳和煦。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三次出席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对“三农”工作和粮食生产、粮食安全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围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重要部署,强调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走质量兴农之路。

《上海市促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条例》22日经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条例包括总则、基本要素与科技创新、产业发展、应用赋能、产业治理与安全、附则等六章共七十二条,将于2022年10月1日起施行。

9月15日至21日,2022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在安徽合肥举办,80余场双创活动密集举行,近400名创业创新代表云集合肥共襄盛举,近2500万人踊跃参与主会场线

从无人飞行到载人飞行,从一人一天到多人多天,从舱内实验到出舱活动,从交会对接到空间站建造……自1992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实施以来,中国航天的高度不断被刷新,距离梦想的目标不断接近。

站在溪水林场东北侧的柏油路上远望,蓝天白云下,道路两侧一栋栋大棚整齐排列,甚是壮观。南侧是木耳大棚,劳作的人们忙着从菌袋上摘木耳;北侧是果蔬示范园,几名工人正把刚摘的油豆角装上车。

“女性参与科学研究,是其发挥自身潜能、影响世界发展进步的重要渠道。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女性仅占全球科研人员的33%,年轻的女性科研人员面临基于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多重挑战。

中国科研人员揭示全球尺度上叶片含水量和环境温度对叶片影响。植物叶片功能性状与植物碳获取、水分传递、养分循环等重要生命活动密切相关。全球叶片功能性状样点分布。

在中国电科38所的空天信息产业展区,一颗蓝色的地球模型静静立在展台上,不远处,“巢湖一号”合成孔径雷达(SAR)卫星模型正在观测着“地球”。”从“上天探海”的卫星,到元宇宙中的虚拟现实,再到被称为人类科学“终极疆域”的脑科学、类脑技术,2022世界制造业大会让不少参观者直呼“过瘾”。

通过支持地方开展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试点,推动中小企业拥抱数字化、主动转型,进一步向‘专精特新’行列迈进。

9月16日至20日,以“硬科技·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2022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在陕西省西安市举办。

英国科学家团队展示了一组受动物启发的飞行机器人,可以在飞行中建造3D打印结构。

9月15日一大早,五指山市水满乡新村茶农邓小妹背起竹篓,戴上帽子,前往不远处的茶园采茶。凭借良好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气候土壤条件,在五指山市,除了茶叶产业,雪茄烟叶种植产业也开始逐渐发力。

国家卫健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达2.67亿,占总人口的18.9%;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达2亿以上,占总人口的14.2%。王海东指出,接下来将深化医养资源共建共享,合理布局康复医院、护理院、安宁疗护机构等接续性医疗机构,健全医养合作机制。

6600万年前,雄霸地球的恐龙消失了。王强说:“年代学结果显示,山阳盆地恐龙化石分布的时限是6824万年到6638万年前,表明山阳盆地内的恐龙多样性在其灭绝前的约200万年间一直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这真应了华中农业大学的同学们给邓秀新院士起的绰号——“邓布利多校长”,在他的手中,柑橘就像变魔法的道具,变幻无穷。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